安阳论坛

 找回密码
 点此@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4067|回复: 11

我出生于60年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8 15: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此@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不懂先生 于 2020-9-18 15:27 编辑

我出生于六十年代
第一篇 小时候很穷
       62年仲夏的某一天,我出生在安阳西郊的某一个小村庄。
       我们村,说小也不算太小,四五百户的样子,人口数估摸着能有2000口人左右.我们村南临文明大道四五里,北距安林路三四里。尽管村里水浇地比例不算小,但因为交通不是十分便利,村里大多数人家生活还是贫困的。
我的记忆中,村里人民风还算比较淳朴,早些年大多都以种地为生,个别人在距离村子七八里地之外的安阳钢铁厂和安阳电厂做份临时工,凭借着一身力气做一些重体力活,挣些工资来贴补生活。
       小时候,家里很穷。母亲勤劳,又要照顾我们姊妹几个的穿衣,吃饭,还得下地干活。地里的农活都难不住她,尤其是像摘棉花,割麦子,收玉茭(我们都把玉米叫“玉茭”)等等。当然有些技术性较强的农活除外,比如扶楼耩地,扶犁耕地之类。父亲小学文化程度,靠着脑子快,好学习,成为村里面为数不多的“文化人”,在村里做些类似会计方面的活儿。说父亲是个“文化人”,并不是因为他会记账,会双手能打“九变九”、“九九归一”;是因为印象中每逢过年的时候,村里半条街的乡里乡亲都提前好几天买几张红纸拿着送到我家,交由父亲帮忙写春联。那个时候,没有关于春联内容的书,全凭着父亲自己的脑子,根据每个家庭的情况编一些与年关祝福相关,又贴近生活的吉祥语句,当然,还需要尽量的押韵、对仄。
       也是因为写对联的事儿,父亲便早早的逼着我学写毛笔字。小时候,更多的时间是迷恋“画书”,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小人书。只记得每天放学之后,抓紧做完作业,就得赶紧练习毛笔字。因为那个时候买不起字帖可以临摹,所谓的练习也就是按照父亲交代的几个要求掌握和熟悉拿毛笔的基本方法和如何用毛笔写好横平竖直而已。
       随着年龄的增长,等到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自己认识的字多了,也就不再满足看画书了。家里有本儿父亲和叔叔经常看的书,书名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线装本,里面的文字是竖排的。书里面的故事所涉及的人物名字都很长,基本记不住。但里面男主人公保尔柯察金与女主角冬妮亚,我至今都记得。这本书,我看过好几遍。一开始,只是看情节,看故事;再后来,就慢慢开始学会体会各个人物的思想和语言了。之后又从同学那里借来了这本书中男主人公双目失明后凭口述出版的《暴风雨中所诞生的》,尽管这本书写的故事也很感人,但我总是觉得没有前面所读过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好看,尤其是男主人公保尔少年时代与冬妮亚的纯真友谊,深深的吸引着我,可能与当时自己的年龄段有关吧。书中男主人公保尔在生活中经受到的磨练与成长也深深地影响着我,我还依稀记得,在看着这本书的时候经常会偷偷的一边哭,一边看。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小时候,家里面照明基本就是煤油灯。看书,写字也谈不上什么桌子呀,写字台呀。看书的时候,我记得自己最多的时候,是依靠在奶奶屋里面临近外面的一个窗户的窗台上,煤油灯上有个用了很久的玻璃灯罩。因为怕费油,灯捻尽可能的拧到稍微小一点的位置。灯光暗了,就费眼神儿。看不了一会儿的书,就得揉揉眼睛,才能再继续看。好在,那个时候还是年少时,加上能供自己看的书也不多,所以倒也没有对眼睛造成多大的伤害。
       尽管,这些书有的看懂了,有的看懂一部分,也有的根本没有看懂。但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喜欢上了读书,通过读书,了解了很多生活中自己根本就想不到的事情,也通过书中各种人物身上所发生的的故事,让自己明白了很多人生道理。当然,那个时候只是懵懵懂懂。

微信图片_20200918152328.jpg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15: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七十年代,我们乡下农村确实比较贫穷。大家都是去地里干活,干什么活,怎么干,都要听从小队队长的安排。然后,按大家干活多少记工分,也好凭此到生产队分取队里交过公粮之后剩下的余粮来支撑一个家庭全家人的吃喝开销。我们年龄小的小孩子,也要通过到地里沟岸处,坟头边割草,叉树叶,甚至去到马路上拾“粪”(牲口拉车拉到路上的粪便),然后送到生产队里积攒公分。
那个年代,我个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吃不饱。
       我和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小伙伴因为饿,经常偷偷地跑到生产队里喂牲口的大棚子里面偷吃喂养骡子和马的“黑豆缸”里面的黑豆,实际上那个豆子压根就没有煮过,只是泡的时间长了些的缘故。即便是那样,也会经常被生产队里面的饲养员发现,然后就被人家连骂带吵的给赶出来,好在我们那个时候只是几个半大小孩儿,也就不会受到多么严重的责罚。
我说的穷,现在有很多人是体会不到的。
       有一年,应该也就是七几年的样子。那一年,夏秋两季庄稼都欠收,为了生活,我们村里人都跑到地里面去挖田鼠洞,把田鼠洞里面田老鼠藏存的大豆,玉米,麦仁等挖出来晒干,再加工成面粉,好饱饱的吃上几顿窝窝头。要知道,粮食藏在地下没有多久就会发芽的呀,即便是那样,我们照样也会去给田鼠“抢”粮食吃。到了春节,那才是真正的过年关,我在家里是老大,深深体会到那个时候过年的不容易。那一年的大年初一,我至今难忘。我们一家七口,加上奶奶共八口人。全家人围着村里一户人家杀猪留下来送给我们的猪肺,盐水煮熟,你一口,我一口的便算吃上了一顿“肉”;那个滋味,香在嘴上,苦在心里。以至于直到现在,但凡一见到菜市场里面有卖猪肺的,心里面便不能自主的升腾出一股酸楚。
       再举个例子,我在学校学习成绩还算比较好的,没到学校期中或者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我便会拿到一张奖状回家。父母给我最大的奖励就是一分钱钢镚儿,我第一时间便会跑到村里面的一个仅有的小卖部里面,买一小勺子“咸豆儿”(大豆用盐水煮熟),然后用纸包上,一边走一遍用手数着吃,心里面别提有多美了。弟弟因为成绩不好,父母不给奖励,便会跟在我后面一边哭,一边追,吵闹着要分给他几个。
       当然,那个年代尽管穷了些,但也有着那个年代的快乐。
       记忆中最为快乐的除了每个学期能交给父母一张奖状,再就是能够不用到地里干农活儿。几个年龄不相上下的伙伴,大夏天热的身上只剩下一个小短裤,经常在放学后约好,各自从自家家里拿上一个脸盆儿或一张短把儿的铁锹,跑到田间或地头某一个小小的河沟处,找那么一个相对比较深一点的河段,两端用铁锹把水堵住,中间的水用脸盆全部倒腾到河沟外面。一直到把里面的水全部清理完的时候,我们最最快乐的时候也就来了。沟渠水底那些小鱼小虾,还有螃蟹、河蚌,便是我们收获到的美味了。尽管也会常常被水里面的蚂蟥叮咬到,但当我们回家将这些鱼虾收拾干净,清水煮熟,再放入少许盐,几个小伙伴儿高兴得合不上嘴巴的时候,早就把蚂蟥叮咬的事儿忘光了。
       那个年代的大小河流,水都很清。
       我们村北边有条河,上游来自安阳西边的彰武水库,后来才知道叫“万金渠”,因为供给电厂发电用,常年不干。村里面人洗衣,洗菜都用河渠里面的水。我们童年时代的夏天,基本都在河里面消暑祛热了。所以,我们村里一般的人大多都会游水。当然,也是因为这条河,每隔几年都会有人不小心落水溺死。
       好像那个年代的夏天,远没有现在的夏天炎热似的。白天热得很了,放学后就跑河里游一圈儿;晚上暑热难耐时,就卷个床单上房顶上睡觉去。房顶上睡觉,也会有蚊子,但我们不怕。大大的床单下盖脚,上蒙头,蚊子也奈何不了俺的。前半夜偶尔还会听到几声知了的鸣叫声,后半夜便只有满天的星星陪伴了。那个时候也没有听说过“雾霾”,除了皎白的月亮之高高的悬挂在天上之外,更多的是满天的星星,星星或隐或现,像对着我们眨巴眼睛似的,特有趣儿,也很好看。那个时候的夜,真的好安静,半夜时分或许会有几声狗叫声传来,多半也是主家回来晚了的缘故。
       我们那里的房子很少是“瓦房”,因为“瓦房”有房脊,夏收、秋收时间没有办法晒粮食。而我们的小麦和玉米基本都是在自家房顶上晒干后才屯起来存放的。这样的房子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比如到了冬天,遇到大雪纷飞的天气,我们必须在雪停后及时上到房顶去清理残留在屋顶的积雪。不然,雪化后的结冰会对房顶造成一定的破坏。
       小时候的记忆,除了吃不到好的,就是吃不饱了。       至于农忙时间地里的庄稼活儿的脏和累,都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了。
       这便是那个年代农村人的生活了,与城市大不相同。结婚后偶尔给媳妇儿闲聊时也会提到那个时候的贫穷,说起俺直到参加工作后才知道牛奶和鸡蛋糕,她根本不相信。媳妇家几个人都是在铁路上工作的。她说,她是从下吃鸡蛋糕,喝牛奶长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8 22:45:00
支持 反对

发表于 2020-9-19 05: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1 09: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懂先生 于 2020-9-21 09:48 编辑
不懂先生 发表于 2020-9-18 15:21
六七十年代,我们乡下农村确实比较贫穷。大家都是去地里干活,干什么活,怎么干,都要听从小队队长 ...

第二篇  学生时代
      小时候的上学基本都是在村里面读的。
村里面没有专业的校舍,小学和初中都是在村里面,借用的解放前有钱人家的比较宽尚的房屋作为教室。除了少数几个教委安排下来的老师外,大多数都是村里面相对文化程度较高的人来做代教老师。即便是这样,我们村里面年龄不相上下的一帮小孩儿还是都能够坚持读完了初中。
      关于上学,我的印象中,除了听老师讲一些似懂非懂的课文之外,就是上课、下课的铃声了。
教室里面,我们那个时候,基本都是男女生同桌上课。同学之间常常会因为谁多占了谁的地方而闹个小小的不愉快,最终的协调办法,就是在两个人之间中缝的地方用粉笔画个分界线。。。。。。
    斗拐.jpg

       到了1974年,全国上下崇尚 “不学ABC,照样干革命”的论调。很多同学开始不再惧怕老师,上课不用心,下课乱糟糟。甚至有同学上课期间趁老师面向黑板写字的时候,拿纸团、粉笔扔向老师后背来搞笑,老师发觉后转过身来看着面部表情一样的几十个学生,也还真的不好发作。因为,根本无法判断是谁所为。
       这种现象,我当时也是搞不懂其中道理,一天到晚儿跟搞不清东南西北似的。原本坚信,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
       我每天在教室除了听老师讲课之外,也无心关注教室外的喧嚣声,打闹声。这也可能跟自己本就个子小,体弱有关吧。好在,我有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当时并不太在乎这些本就虚无子有的东东。自习课堂上做完作业,就趴在桌子上,低头偷看从某一个同学那里刚刚借来的小说。即使是下课期间,除了着急上厕所,更多的时间也就是躲在自己的座位上看书了。
       就这样,一直到读完了村里面的初中。通过找同学借读的方法,自己前前后后读了《战争与和平》、《毁灭》、《基督山伯爵》、《三个火枪手》等国外的书籍;国内的《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聊斋志异》、《红楼梦》等小说。说实话,这里面最难看懂的要数《红楼梦》和《三国演义》,书中人物关系错综复杂,故事情节千丝万缕,多般变化。自己虽说读过,但顶多也就算看了几遍而已,可以说基本没有看懂。但那个时候,常常会觉得外国小说里面的语言比国内小说简练了许多,后来才知道可能跟翻译有关。
这期间,实在找不到书看了,就去找一些手抄本寄来翻阅,用来抚慰无书可看带来的少许饥饿感。
       只记得,最早看到的手抄本是“于飞三下南京”,“梅花党”,“一只绣花鞋”等。这些故事的主题基本都是围绕着建国初期蒋家王朝当时遗留在内地的一些个不甘心失败的反特分子而展开的,故事情节还算紧张而扣人心弦。朦朦胧胧还记得,那一段时间,晚上老是害怕家人夜里走路的脚步声。

墙报.jpg


       再后来,就有了类似“少女之心”一类的手抄本在同学之间悄悄流传了。因为此类手抄本里面故事情节的描述可能触动了我们这些十几岁孩子对于“性”的青涩概念,或者可以说对于男欢女爱间的一些事情懵懵懂懂的缘故吧,此类书藉曾经的流传度丝毫不低于现在的网络小说。曾记得,个别同学因为自习课上偷偷看“少女之心”,而下课后不敢离开座位。后来才知道是因为看手抄本导致生理反应而难为情所致。此类手抄本所描述的故事因为涉及少许色情成分,尽管很多学生喜欢,而在当时也被许多学校被列为“禁书”之类。
       到此,你可能会笑话我们这些同学。但你要知道,当时所有信息的传递媒介除了广播,也就只有书本了。尤其是乡下农村,素常连一份报纸都不容易看到。很多同学从小长大从未出过远门,所谓的出门无非也就是平常的“串亲戚”,或者“清明节”学校组织的陵园扫墓一类的活动。
       那个时候,前面说过了,没有电视,没有报纸,更不会有电脑和互联网。唯一能告知我们外面的人和事的也只有书和广播了。当然,课本里面所讲授的都是国家审核编制好的教课内容;小说里面讲述的都是其他地方发生过的故事,况且小说还是允许虚构的;广播里面播放得也是国内社会新闻一类的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2 07: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在,村里面偶尔也会请外面的人进来,说个“评书”啥的,有时候也会请电影队的人过来给村里放一场或两场电影。尽管,这样的机会不多,但还是会让我们这些小有文化的人激动好几天的。
说起评书,印象中听得最多好像是“烈火金刚”、“平原枪声”、“武松打虎”、“岳飞传”、“杨家将”了。听书的时间,大多是在吃过晚饭之后,村里面喜爱听书的人便会三三两两,陆续聚集到村委会门口广场处。当然,那个时候,所谓的广场无非就是场地相对宽阔一点而已。至今丁尚武、马英在故事中勇猛杀敌的英雄气概;武松醉卧景阳冈,降伏老虎的武侠胆魄;精忠报国的岳鹏举,岳家军,还有神出鬼没的“杨家枪”等等都至今记忆犹新。
再就是,村里放电影的记忆了。
那个年代,村里面并不是经常有电影可以看到的。看电影给我们带来的愉悦,要算最最大的了。那个时候的电影是黑白的,而且中间还要倒带,换片,反正很麻烦的。只要也听说村里面放电影了,为了看得更清晰,连晚上饭都顾不上吃就会早早去占个比较靠近放映机的地方,或者找个相对比较高位置的地方。去的稍晚一点的人也就只有在人群后面搬个凳子站上去看,或者站到附近比较高的房顶上去看,也有的爬到树上去看的。实在没有办法了,也就只能跑到屏幕后面站着看了,尽管看到的景色和人物,动作都是反向的。即便是这样,大家还是兴高采烈的看完一场又一场。看电影的时候,基本都是静悄悄。除了屏幕上不断更新的画面和放映机打到屏幕上的光束,四周漆黑一片。也很少有人走动,即使着急小便的人,也是生生的憋那么两三个小时,只到电影放完,只怕耽误了故事某个情节或场景。
最早看的电影多是“地道战”、“地雷战”、“英雄儿女”等。战斗英雄王成的一声“我是王成,向我开炮!”,气壮山河!诸多的英雄伟岸形象,震撼了我们这一代人,也改变了这一代人的青春梦想!为此,很多同学没等高中毕业就参军当兵去了!以后的几年里,街上穿军装,戴军帽成了一种时尚。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3 08: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乡下农村的教育,相对比较落后。我清晰的记得,当时高中招考时,学完初中两年的我们,许多同学竟然不会解析“二元一次方程式”!实话实说,如果不是教育局有“就近上学,就近招生”的名额分配优惠政策,我们大多数人根本上不了高中的。
那个时候,基本一个乡一所高中。我们就读的学校距离我们村约有七八华里的样子,尽管上下学的路途有点远,但我们几个进入高中读书的几个同学,当时确实没有任何抱怨。可能是从几十个初中同学中“翘首而出”的优越感,加上都是正逢青春年少时的缘故吧。
可以说,进入高中后的学习,才叫“学习”,任课老师的教学能力以及自身的文化水平与以前读初中的时候的老师明显不一样了。尤其是各班级的班主任,管理很严格,教学也很用心。
由于老师的专业和专心,我们这帮农村的孩子好像一下子进入了真正的知识殿堂。上课期间很少有同学溜号了;求知,学习的欲望明显高涨了许多。几何,函数,圆周率不再显得枯燥无味;诗词、散文、长篇故事开始深深的进入我们每个同学的精神世界。一步一步地在影响着、引领着我们的人生观,以及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
乡下的高中是二年制,等我们学完高一的课程时,学校便安排和引导我们开始分科学习了。同学们各自根据自己的爱好和学习专长分别进入了文科、理科的进一步学习和提高,以应对自己不久就将面临的“高考”。
我的语文成绩,特别是写作能力,在同年级成绩居于靠前的位置,按理应该选择“文科”的,可是父亲坚决要求我去攻读“理科”。几年后问起老父亲此事儿,他才解释道:读理科,起码能多学点数学、物理、化学方面的知识,即便高中毕业考不上学校,回家还可以利用数理化的基础知识,干点电器维修之类的技术活儿。若是读文科,万一考不上学,回乡下干啥活儿能用得上历史、地理知识?我当时听完后,好久好久没有反应过来。
高中的学习很紧张,尤其是进入高二之后。因为我们乡下的高中是两年制,不同于城市。我们需要把城市三年的课程,在两年之间读完。至于能不能读懂,学透,那就全靠自己的勤奋和天赋了。
我选读的是理科。但实话讲,我的理、化课学得真是不怎么样,尤其是化学。直到现在,想起来那位化学老师,我都头疼。好在自己的语文基础还行,理解能力和分析能力都还不太差。所以,自己的数学和物理两门课程,都还勉勉强强跟得上,比别人没差太多。只记得,为了赶上老师的授课进程,同时也是为了缩小与学习好的同学之间的差距,自己经常采取课前预习和课后复习的笨方法,碰到的问题再找老师求解,效果还是蛮见效的。
当然,学校为了让我们几个学习成绩靠前的学生以更好的状态应对即将面临的“高考”,专门倒腾出几间教室作为临时宿舍,以供给几个上下学路途相对比较远的同学用。
我当时侥幸,也被安排为“留读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4 09: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的目的不是显摆自己的文字功底如何,也不是无聊之举,无非是就一些人和事,以及过程,给大家做个分享而已。
既然,没人回帖,也说明自己的感觉与各位不同,我也就不在“续”了,免得讨个无趣!{:1_13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4 10: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但是你这太长了,现在是快节奏时代,所以可能大家都不太愿意看长篇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4 22:36: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151]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此@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安阳论坛 ( 豫ICP备11019084号 )